一個大學者對小學生的敬畏

作者: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7年05月16日 點擊數:0 字體:

(通訊員 彭忠)胡適是“中國現代史上最有影響力的思想家和學者之一”(耿云志語),是可與魯迅比肩的人。

武漢大學易竹賢教授著《胡適傳》修訂本(湖北人民出版社1994年11月2版2印)中,有一幅胡適手跡,內容為“易卜生說,‘你的最大責任是要把你自己這塊材料鑄造成個東西’,我現在很誠懇的把這句話送給武漢大學附設小學的小朋友們。 胡適 二十一、十二、二”。

這幅手跡最早刊在《國立武漢大學附設小學校概況》(1936年12月武大附小編輯、武大印刷廠印刷)一書的扉頁,就筆者所見,這是在他諸多的墨跡中僅有的寫給小學生的題詞。作為思想家、教育家的胡適,武大附小不是他參觀的第一所小學,在《胡適日記全編3》(安徽教育出版社)中,就有1921年(民國10年)7月30日在南京參觀一師附小的記載。

其實,他是1932年11月30日來到武大附小參觀的,題詞寫于兩天后。在《國立武漢大學附設小學校概況》(1936年12月武大附小編輯、武大印刷廠印刷)一書雜記(P62頁)中,有如下記載:“十一月三十日 胡適之楊振聲唐越三位先生來校參觀并在是日上午十時舉行歡迎大會。”

胡適在1932年11月30日日記中寫到:“兩點,到附設小學歡迎會。擘黃、金甫和我都有短演說。對小孩子說話最難;金甫說一個故事最好。擘黃和我都不成功。”【 安徽教育出版社《胡適日記全編6》】兩條史料中的具體時間細節雖然對不上,但事情應該沒有錯。

當時來武漢大學附小參觀的三位先生中,胡適(字適之)是做過中國公學校長、北京大學文學院長的大教授;楊振聲(字金甫)曾任青島大學校長,后從事中小學教材編輯;唐越(字擘黃)是心理學家,當時的《教育雜志》主編,應該說,都是教育界的知名學者。因此,他們來到美麗的武漢大學時,專程到規模并不大的附小參觀,完全是教育職業使命的驅動。

胡適先后求學于美國康奈爾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演說是他最擅長的,《胡適日記》中有大量他對大學生、社會各界人士的演說記載。然而在珞珈山下,面對一群小學生,他坦承自己演說不成功,在日記中誠懇的寫道“對小孩子說話最難”。這是一個真正的教育專家的內心獨白,是大學者對小學生的敬畏。也是對基礎教育的敬畏。

兩天后,胡適用墨跡彌補了自己的演說不成功的遺憾。這段題詞的內容,胡適在三年前(1929年)對中國公學18年級畢業贈言中就說過(北京大學出版社《大學新語文》P17),“易卜生說:‘你的最大責任是把這塊材料鑄造成器。’”,更早出現在他1914年在美國寫成英文稿,1918年刊登在《新青年》的《易卜生主義》一文。只是因為面對小學生的緣故,在行文上胡適做了調整,更加符合兒童閱讀和認知特點,由是也看出他師從教育大家杜威教授的教育學功底。

這段話語出自易卜生1871年9月24日寫給友人,丹麥文學評論家喬治 勃蘭兌斯(Georg Brandes)的信,原文為“你如果要想有益于社會,最好的辦法莫過于把你自己這塊材料鑄造成器。……——在我看來,在世界歷史的整個進程中,的確有一些時刻像是海上撞沉了船,此時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救出你自己。”(汪余禮戴丹妮譯,人民文學出版社《易卜生書信演講集》P113)1932年胡適在武昌華中大學、高級女中,湖南中山堂等地,對學生的演講基本都是《個人主義的人生觀》,其基本觀點都與易卜生的這句話分不開。

胡適的這幅題詞也是很具章法的:傳統的直書,從右到左,沒有斷句,“給”一個字單獨一行,“武漢大學附設小學的”一行,“小朋友們”一行,由此體現出這位受西方現代教育影響的大家身上中華傳統文化的功底,表達了對一所小學和小朋友的尊重以及自己的恭謙。其中用到的“很誠懇”的話語,無疑是他一生為人的寫照。

武大附小的師生永遠不會忘記他。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
小辣椒app污下载|辣椒视频|小辣椒app污